施云谣

小生施云谣,追云逐月的云,山野歌谣的谣。

星辰在上(Loki视角)

中庭人说过,人有两次死亡。

一次是肉体上的死亡,一次是精神上的死亡。

若从前者说,我已经死了。

若从后者说,只有当这世上再无人记得我时,我才是真正死了。

那么哥哥,我会有那一天吗?或者说,我会活多久呢?

哦对了,我不是人,大概,不会有这一天吧。

人们称我们为不朽的神。

可若当星辰皆已坠落,又何来不朽。

我和你都曾告知是生来的王,可我后来才知道这不过是个谎。

我见过阿斯加德的夕阳,斜晖脉脉,而你身披霞光。

我也见过约顿海姆的暴雪,三九严寒,你的一袭红披风是这世间最耀眼的荣光。

你与我曾隔着万里层云遥遥相望,只因我坚信你不会放弃你所热爱的人间天堂。

你曾于万籁俱寂中要带我回家,可惜我拒绝了,如今我已无家可归。

你说你不愿与我分享悲伤,于是这一次阴阳相隔的悲伤只有你独享。

你说我的自卑可悲又可恶,却不知我的一切阴郁皆起源于你。

你说我任性叛逆又诡计多端,那么请你原谅我最后的伎俩。

我想你一定会向父王称颂我的英勇,可我从不是为他而战。

我只愿倾我所有诡计与魔法,最终以战士之名护佑吾王。

我曾饱含热泪然后捅了你一刀,可多愁善感的并非你一人。

如今我再一次眼含泪水,却是为了拯救我挚爱的一切。

我曾觉得你要是被捅了个对穿未免太过难看,现在我觉得你要是脑袋被捏爆也会很难看。

我曾掉落黑暗宇宙,而你为我哀悼,如今我又掉进去了。

这宇宙中有无数无主星辰,孤独地闪耀自己的光芒。

我知我与他们不同,可我亦知我的光芒正在消弭,无可拯救。

这一切是如此荒唐,我曾两次假死于你面前,我的傻哥哥,你都信了。

而这一次,我真的死了,你却不信了。

接受命运吧哥哥,我已离你而去。

我是孩童噩梦中的怪物,赤红的眼瞳可怖又可悲,而你是最高贵的天神。

你说过你喜欢我的魔法,到最后却成了你打败我的资本。

我从生下来就应被抛弃,活到现在也只是因为我有利用价值,与那些圣器并无二致。

那么这个价值,理应由我亲手实现。

这世界欺我至深,可为了你,我愿热爱整个世界。

母亲说过,我总是能够看透别人,去总是看不透自己。

大概是这样吧,因为,你永远都是我的哥哥,不是吗?

请你告诉母亲,我爱她。

最初的你鲁莽而危险,甚至渴望战争,从不是合格的君王。

到如今你已有能力去保护你所热爱的一切,不需要我再与你并肩。

灭霸每至一个星球,都只会留下一个活口。

而阿斯加德需要一个王。

离别的钟声已经敲响,地狱已吟唱起大悲咒。

用我的死,换得你成为不朽的帝王,功勋永被歌颂,好像很值得。

神的权威凌于万物之上,我不是神,因此我眼中的你,万物不及。

在你剩下的三千五百年里,你会做什么呢?

阿斯加德的残骸在宇宙中消亡,可我相信你会让他重新绽放他应有的光芒。

宇宙中失落的人从此有了归宿,他们将奉你为王,称你为上帝。

你的金发将会留长,阿斯加德将会繁荣兴旺,一切回到最初的模样。

当你坐在圣殿遥望夕阳,你可会想起那些遥远的岁月,独属于你我二人的过往?

哥哥,我会重现于你梦中吗?还是现世安稳,你并不会受到梦境侵扰?

哥哥,我会是你的骄傲吗?

算了,无所谓了。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

这是你对我最后的话。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不会再背叛你了,以后也不会了。

我知道你后悔了,并且将在后三千五百年里忏悔你愚蠢的言行。

好了,我原谅你了,我的哥哥。

你只是欠我一个拥抱。

抱歉,我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将要一个人,去照看历代的星辰,以阿斯加德王子的身份。

星辰在上,英灵庇佑,吾王神威,万世不朽。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