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云谣

小生施云谣,追云逐月的云,山野歌谣的谣。

【曦瑶】亭午夜分(上)


*应该还有中篇下篇的
*其实每一个场景我脑子里面都有画面,就是描写太辣鸡了
*要是能根据这个文出个情景cos就好了

(一)
“公子且随我来,我知道一方去处,温家的人绝不会找来。”

正是亭午时,他立于阳光下,如是说。

(二)
“你右手的伤……可还好?”蓝曦臣微微皱眉,深褐色的眸子里尽是自责,“抱歉啊,之前你从背后拍我,我误以为是温家的人找来了,这才出剑。”

“公子不必自责,”孟瑶笑着挥了挥右手,上面的伤口已经止血,“这点小伤,我早已习惯了。”

闻言,蓝曦臣眉头却皱得更紧,伸手拉过孟瑶的右手,细细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斩在手掌中间,并未伤及筋骨,若再仔细一点,便可发现指间旧伤纵横,颇显辛酸。

“公子……”孟瑶不自然地把手往回抽了抽,忽又狡黠一笑,“公子若是仍觉得自责,不如为阿瑶看看手相作为补偿吧。”

“好。”蓝曦臣抬眼看他,温润地笑了。

财线先是极细,然后却是绵延不绝,大富大贵之相。命线颇为坎坷,好不容易顺畅了些许,却忽然断了。

被他一剑斩断。

(三)
这一日,孟瑶又在思诗轩跑腿。

暮色渐沉,他小心翼翼地取了灯笼,用竹竿挑着,拼命踮起脚,想把灯笼挂到门口的房梁上。

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孟瑶手中的竹竿,轻轻巧巧地将灯笼挂上。

“你手上的伤还未好,便不要干这些活了。”来人是蓝曦臣。

“曦臣哥怎也来此烟花之地,”笑着回过头,孟瑶打趣似的望着他,“莫不是来找哪位美人?”

“我来找你。”

(四)
“曦臣哥这便要走了?”孟瑶一边帮着蓝曦臣把古籍全搬上船,一边问道。

“是啊,”微微叹息,蓝曦臣望向漫漫江水,眼底难得凄凉,“家父重伤,舍弟亦处境艰难,避过了风头,自然要回去看看。”

“嗯,希望曦臣哥能一切安好。”孟瑶笑得眉眼弯弯,并无半分离别伤意。

“阿瑶,承蒙照顾,这个送给你留作信物吧。”

孟瑶接过,那是一块玉佩,清明澄澈,弯如朔月,温润若眼前人。

“曦臣哥,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一个落魄天涯客,一个籍籍无名徒。

蓝曦臣立于舟头,一袭白衣,与明月相映成彰,宛若谪仙,自云梦至姑苏,轻舟随流云渐行渐远。

海上月是天上月。

这幅画面,如梦幻泡影,在金光瑶心中,记着好多年,黄土白骨,不可泯灭。

-未完-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