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云谣

小生施云谣,追云逐月的云,山野歌谣的谣。

【云月谣】云梦×暗香


*楚留香医女刺客了解一下
*就是要写两个女孩子!
*我云梦就是要当攻!(扯
*就是要撒糖!(你继续扯
emmmm云梦萝莉和暗香御姐多可爱啊,我两个号都开了的,定位月明天籁,来找我玩啊(敲脑壳
还有云娘子是我本人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敲爆你个不务正业的脑壳
第一次写这种文感觉攻受真的不明显啊。。是不是很糟糕啊。。(求建议!求建议!

(一)
说实话,云梦树挺多的,还都是杏花树,一到时候,漫山遍野的杏花,煞是有趣。若幸得有风,风过有痕,花落无声,如同华山顶上缥缈的落雪。

作为一个热爱旅游的云梦子弟,云娘子当然去过华山了,风景当真不错,不比云梦差。

话说华山是真的冷啊。

今个儿云娘子又在杏花树下逗着水牛,又是抽打又是安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调教play呢。折腾了半天,小水牛终于乖乖听话,载着云娘子向碧波行去。

云娘子正荡荡漾漾自得其乐呢,忽望见碧波深处有一抹紫色身影浮浮沉沉。

有人溺水了!

云娘子看了看紫色身影离岸边的距离,又看了看波浪的方向。嗯,她掉头走了。

反正淹不死那人。

咦,师姐是不是说要是我再见死不救就把我逐出师门来着?唉不管了不管了。

回到岸上,云娘子伸伸懒腰,准备又开始游手好闲不做任务爬树上梁诗和远方的一天。

但她是真的没想到,才爬上第一棵树,那抹紫色身影便又出现在她眼前,还横在了她要上去的花枝上。

我去,她什么时候上来的。

哦对,只有暗香那个刺客组织喜欢紫衣服,他们好像会隐身来着……

云娘子望了望远处空落落的碧波,和眼前伤痕累累的紫色身影,气到变形。

你又死不了,这是云梦,医圣遍地都是你怎么偏偏赖上我。

“救命……救救我……”

云娘子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伤痕累累的曼妙身躯,终究小心翼翼地上前一步,一个横抱抱起那暗香刺客。

这可是你自己找的。

云娘子郁闷地想着,本想潇洒的跳下去,结果郁闷得摔了下去。

“苍天呐……救死扶伤真的不适合我啊……”她进云梦真的只是因为云梦风景好啊。

云娘子在摔下树的一瞬间把怀里人护得紧紧的,随后郁郁闷闷地向浮生树走去,却没有看见怀里人那惊鸿一笑。

(二)
考虑到怀里这人毕竟是个拉仇恨的刺客,云娘子还是没有去微澜居那种人多马多的地方,免得惹麻烦,怀里本来就有了一个大麻烦。

几个蜻蜓点水,云娘子凭借对地形的熟悉避开巡逻塑料姐妹,轻悄悄地抵达了浮生树,未引起一人注意。

把怀里人轻轻放在地上,云娘子开始仔细检查伤口。

主要都是皮外伤,还有五脏六腑受到轻微震荡。

这女子修为颇高,看来伤她之人必是高手。

唉,江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打打杀杀,她从来不懂。

深吸一口气,云娘子平定心绪,准备开始治疗。

嘿嘿,虽然她一天到晚不务正业,但毕竟有天赋嘛,对待这种伤势,她还是有把握的。

就在此时,女子微微睁开了眼。

“咦,你还有意识啊,”云娘子凑近看了看女子的眼睛,其实她眼睛挺好看的,线条凌厉,泛着紫意的眸子,“你叫什么名字?”

“浮月。”

“嗯那好难得你醒着,我给你说说伤情,应该还是有希望的,”云娘子滔滔不绝,“首先你身上伤口十九处,重伤七处……”

“你治吧,我信你。”

浮月最后抓着云娘子的手,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闭上了眼睛。

云娘子一愣,随后微微一笑。

你还是第一个这么相信我的医术的人呢。

(三)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知道她罪大恶极,我知道你要抓她。”云娘子挡在门口,挡住了一干翠微居弟子。

“但我要治她。”

待一干翠微居弟子终于又双叒叕无功而返后,云娘子不耐烦地摔上房门。

“喝药了!”云娘子舀了碗汤药,一脸怨气地坐在浮月床边,“我捡回你一个半月,人家上门五十六次,你到底干什么吃的?等你伤好了,我再不管你了。”

早已褪下了一袭紫衣,换上了一件寻常服饰的浮月倚在床边,闻言只笑了笑,一脸人畜无害,“救了我很麻烦吧。”

“大麻烦!”云娘子嫌弃地瞥了一眼浮月,又试了试药的温度,“快把药喝了。”

浮月乖巧地接过药碗,乖巧地仰头喝着。

“一口喝完,不许偷偷吐了。”云娘子看了一眼浮月苦到纠结的脸色,接过空空如也的碗,“自己五脏六腑差点炸了都不知道,还一路游到云梦,有我这么好的医生还不好好喝药。”

“如果不是命运逼人太甚,谁愿意当那劳什子暗香。”浮月笑容温暖,如果不是那悲哀的语调几乎让人遗忘了她是个暗香刺客。

“如果命运不让你好过,那我还偏要把这一辈子过好。”云娘子行云流水般收拾着碗罐。

“其实我也曾过着你这般的生活,只是终究不遂人愿……你想听吗?”

“不想。”

“……”
“有时候真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去当刺客,这么冷漠。”

“我冷不冷漠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云娘子偏过头,看了浮月一眼。

“我只知道,在你伤好之前,那些打搅我工作的人,无论是云梦还是暗香,还是江湖上什么人,都休想踏进这个屋子一步!”

“我好难得这么认真工作好吗。”

(四)
“cing——”寒剑出鞘。
“dang——”寒剑回鞘。

浮月愕然看向身边拢着手冷眼看着她的云娘子,刚才就是她一下子把她刚拿出来的剑给送回了家。

伤好之前,不许动这些垃圾玩意。

教训声犹在耳畔,浮月真的是哭笑不得,这可是江湖上能引起腥风血雨的神兵利器,哪是什么垃圾。

可云娘子对此置若罔闻,这玩意是能吃还是能治好你的伤?既然都不行,那在我眼里就是垃圾。

你的命是我救的,我说不行就不行。

悄咪咪看一眼云娘子凉凉的眼神,再看一眼手中凉凉的剑鞘,浮月终于无可奈何地把剑丢回了角落。

云娘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脸“这才乖”。

她沉重地叹了一口气,悻悻然坐回了床上。她浮月好歹也是也是江湖上一介赫赫有名杀人不眨眼的暗香刺客,怎么在她面前就好像个不听话的小孩子呢……

哦不对,她已经很听话了。

浮月正闷闷地想着,忽然注意到云娘子脸色郁郁似不同往常,遂乖巧地接过药碗,问道:“怎么了?”

“……还不是那群老家伙这还没过年呢就催婚催婚催婚还说我没人要了……”

云娘子被一块糖堵住了嘴,浮月递过来的糖。

“要不这样吧,以后你师父看中了哪家的公子,你告诉我,我帮你去问他的意思,”浮月的手悄悄覆上云娘子的手,“若他有意,我便只杀他一人,若他无意,我便灭他满门。”

“云姐姐你这么好,怎么能有人不喜欢你呢。”

看着浮月近在咫尺的温柔笑脸,听着那冰冷如刀的温柔话语,云娘子怔了半晌,随后紧紧握住了浮月泛着冷意的手。

她忽然觉得,云梦盛开的花,华山缥缈的雪,江南荡漾的波,都不如眼前人美好。

“哼,那群老太婆奈何不了我的,何须你动手,” 云娘子嘴角上扬,“而且万一你趁机跑了怎么办。”

“你的命是我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离开我。”

据说指尖凉的人,都是没人疼的。

还好你遇见了我。

(五)
经过云娘子几个月来的细心照料,浮月的伤势终于大好了。

望着云娘子总是忙忙碌碌的背影,浮月始终感到有点抱歉。

她知道,云娘子一心闲云野鹤,是自己把她牵绊住了。

其实当初她是故意找上她的。

浮月还小时,村里爆发了瘟疫,一百多口人,毁于一旦,其中包括浮月的爹娘。

而云娘子恰巧游历至此,那时她还以救济天下苍生为己任,于是便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救了大多数人,其中包括浮月。

一切都那么美好,一切都充满了希望,好像不久后,以前平静的生活就又回回来。

可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人们开始相信,那一场噩梦般的瘟疫,是人为的。

于是人们疯了一样,以恨为名,发动了复仇。

七十二口人,无一生还。

那时候,云娘子就坐在最高的房梁上,寒冷的秋风掠过,三千青丝飘扬得很长很长。她默然地看向战场的方向,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阻拦一个人。曾经那么明朗的月亮,云娘子夸过比云梦的月亮还要圆还要大的月亮,被云翳掩蔽,不见半崭月光,只留下一片沉重的阴影。

她是医女啊,也只是医女啊,她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没有办法治好一颗仇恨的心。

她拼尽心力救下的人,只要一场战争,就会全部死掉。

那她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那一夜,无月无星,只有凉薄的风。

而那时的浮月,站在屋檐下,不敢去看云娘子,更不敢去看远方的战场。那里对于她,已然是天地尽头。

其实她也恨啊,恨那场瘟疫,更恨人心。

所以当一袭紫衣的男人向她发出蛊惑般的邀请时,她终究伸出双手,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小姑娘,你看到了,云梦救不了你,战争救不了你。”
“所以,要不要考虑,拜入暗香门下呢?”

原来,她是云梦中人。

最后,她回过头,记住那飘扬的长发,记住了云梦的云娘子。

后来,她杀了那罪魁祸首满门,一战成名,最终她却发现,那场瘟疫,根本是天要亡她家人,与那罪魁祸首实无太大关系。

她终究不能说服自己,说服自己继续执刀杀人。

她在一次任务中逃亡,受了当年那紫衣男子重重一击,却终于隐身遁走。

于是才有了她和她的相遇。

其实有的人,只要在那盛开的杏花下遇见了,就足以救赎有的人,无关医术。

浮月如是想。

(六)
就在很平常的一天,云娘子和师姐互撕归来,却发现房里空空如也,疏朗的阳光透过菱窗,光影交错,落在整洁的空荡荡的床上。

呵,连那垃圾玩意都拿走了呢。

大概是真的离开了吧。

也是哦,伤好了,也就不需要我了嘛。

哎呀,想她干嘛,作为医者,早就该习惯了。

这云梦,从来留不住人。

云娘子只觉得心下空落落的,思绪万千却又说不出道不了。

她只得往外走,不就是像以前一样嘛,闲云野鹤,自由自在,不好吗。

可终究好像少了点什么啊……

蓦然间,云娘子望见那熟悉的花枝上,有一抹熟悉的紫色身影,怀抱着三两枝杏花。

“云姐姐!”紫色身影向着云娘子扑了下来。

“哎呦!”

这一次,云娘子将怀里人抱的更紧了些,似乎这样,就可以永远留住她。

“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出来瞎跑,”害得我担心了好久。

“我看你最近一直在窗边眺望这些杏花,就想着给你摘两枝回来。”浮月表示委屈。

“那你带剑干嘛?又不听我话?”

“没有没有,还不是为了砍树。”

“砍……树是用来砍的?!还是这么美的杏花。”

“我不懂你以后慢慢教嘛,反正,来日方长。”浮月温柔地笑着,比杏花还温柔。

“云姐姐,我不做那劳什子的暗香刺客了,我陪你游历山川,看遍千山万水,好不好?”

“奉陪到底。”

世间万千风景,皆不如你,不如你。

-终-

终于写完了哭唧唧,经历了吞稿和手残,历尽千辛万苦,质量大大降低(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说出来。。。)反正我每回想好好写文的时候总要出点幺蛾子,不是稿子被撕了就是过气了就是文被吞了,唉算了算了不说了,咦我正经的要说什么来着。。。。

算了想起来再说吧(谁会等你想起来!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