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云谣

小生施云谣,追云逐月的云,山野歌谣的谣。

不平(濮阳缨悲催的心路历程)

(第一人称:濮阳缨)

“既得之又失之,心中难免不平。”

其实霜骨之水很早就开始配制了,在我来到金陵望见长林王府的时候。

没错,就是在我那个傻瓜徒弟身上试验的。一滴一点,他丝毫没有察觉。纵然有我用量控制得好的缘故,归根结底,不过是他对于我,他从小的救命恩人,从小到大的师父,太信任了。

以至于他那天看到我案上的霜骨之水,还以为是什么仙丹妙药。

果然信任才是这世间最讽刺的东西吧,是比霜骨还毒上千百倍的东西。

所以不要也罢。

我用丝巾沾了水,在手臂上轻轻一抹,那朵开的极盛的,墨桢花,便只剩下一半。

夜凌宫学。

掌尊大人。

我笑了。

明明我才是那一届夜凌子中,资质最高的那一个,凭什么,你凭什么说我,性格有缺,说我不配。

我不配。

可我现在,手握掌尊金令,号令天下夜凌子,搅动大梁风云,这一切,都是那些夜凌子,特别是我那个,被你称为,资质惊为天人,性格温厚纯良的弟弟,没有做到的。

我做到了。

掌尊大人,我,可是在为您复仇呢,您九泉之下,可还高兴?

我拉下朱色广袖,掩住了那同样朱红似血的墨桢花,举步缓缓而行,来到药案前。

新一剂的霜骨,又要开始调制了。

第一味药材。

“啪!”

我落下了一粒白子,月光下,白子莹润如玉,断了黑子最后的生路。

端坐于我对面的少年仍是稳如泰山,但纠结在一起的眉头,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挣扎。

我颇有些玩味地挑起眉头,不动声色地瞧着他,眉眼之间无不是意气风发。

对峙片刻,最终他颓然地丢了手中黑子,一脸沮丧地跑回了房。

我兴奋地笑着对他的背影大喊:

“弟弟,你是比不过我的!”

只听见房内传来哼的一声。

我心情大好,刚欲回房,便看到了立于我房门口的爹娘。我之前和弟弟下棋太投入,竟未发现他们。

“来,大郎,我们进屋说说话。”母亲对我招了招手,推开了我的房门,和爹一起走了进去。

我只得跟了进去。

“大郎啊,你也知道,你弟弟还小,你下一次陪他下棋……是不是……”娘拉着我的手,眼中全是试探的光芒,“让着他一点?”

“大郎,你现在的棋艺已经很高了,也应该知道怎样才不会让二郎察觉到你在让他,对吧。”爹说道,“你弟弟还在学习,需要更多的成功和鼓励。”

我完全愣住了,看着爹娘,只觉得从未认识过他们。

不,我早就该认识了。

我早就该认识到,我弟弟的成功,本就是踩着我的血肉我的经脉我的白骨,得到的。

“好,大郎明白了。”

“嗯,大郎真懂事。”

其实我那时不过七岁左右的年纪。

我晃了晃手中的空瓶,倒尽了最后一滴精华,才又拿起下一瓶。

第二味药材。

“哥哥!哥哥!”

我回过头,看向那高高的台阶之上,从夜凌宫学的殿门里跑出来的,我的弟弟。

是啊,我是你哥哥,所以凡事都要让着你,凡事都不如你。

“哥哥,你一向勤学苦练,这次考核你一定是失手了,走,我们一起去求求掌尊大人,让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是啊,明明无论天赋资质还是勤奋刻苦,你皆不如我,掌尊他却说我性格有缺,性格有缺,哈哈哈,觉得我不如你就直说嘛,何么这样。

“不,还是别吧,从没有这样的先例的。”我听见我这样说道,声音是一如既往的温柔。“你成为了夜凌子,爹娘一定很高兴的。”

是啊,爹娘心中从来都只有你,只有你,我又算个什么。

“哥哥……”

我看着眼前这个一脸难过和惋惜的弟弟,突然只觉得心胸之间升起一股浊气,几欲吞噬我的理智。

因为我在他眼里似乎看到了,不平,为我的,不平。

呵,你懂什么叫,不平?

弟弟张开双臂,抱住了我,我也紧紧抱住了他,同时一手伸向腰间。

哦对,我今天,没有佩剑。

我摇了摇头,嘴角边浮起笑容。漫不经心地将瓶子放下。

第三味药材。

夜凌城里爆发了骇人听闻的瘟疫,我也病倒了。

娘日夜不歇地照顾我,我眼见她一天天的憔悴,心中多年来的怨恨似乎便消逝了大半。

我当时想着,大约她心中还是有我这个大郎的吧。

真是太天真了。

后来,后来,济风堂的大夫来了我们家,留下了最后一颗救命的药丸,以及一句虚无缥缈的,夜凌宫学,瘟疫严重的话。

于是乎,我亲爱的娘把药丸递到了,我眼前,我用尽全力从被子里探出手,覆在了药丸之上,可是她却说:

“大郎,我知道,你愿意把药让给你弟弟,对不对?”

药,被夺走,娘紧攥着药丸,夺门而出,奔向夜凌宫学的方向。

我躺在床上,死死盯着大开的门,门外凄怆一片,天空泛着死亡般的灰白。

敛了逐渐飘远的心神,复又搅了搅面前已初见雏形的霜骨之水。

曾经,我也有爹,有娘,有弟弟,有同学,有师父,有掌尊大人。

后来他们都死了。

他们死于瘟疫,还有的死在我手上,但更多的,是死在封境的大梁长林军手上。

我,说的不对吗?

如今我来复仇了。

原本传与弟弟留个念想的掌尊金令,现在在我手上,布置了这么多年,时机已到。

掌尊大人,听说您临死时说,并不想复仇,这怎么行呢?

其实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感情。

那我为什么还要复仇呢?








嘘,我不会,告诉你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前期濮阳缨的形象过于妖孽疯癫而过于单薄,直到今天看了关于他的过往才深刻感觉到这个角色的魅力,虽然他害了我的小平旌还害死了平章大哥,但反派角色总是可恨又可怜的)

(原谅我作为学生党永远跟不上追剧进度我也很悲伤)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