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云谣

小生施云谣,追云逐月的云,山野歌谣的谣。

【旌奚】今夕何夕(一)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是什么时候呢?大约是娘亲口说的吧。她临去的时候,摩挲着我项上的长命锁,锁上的铃铛叮叮当当,她的眼里只有泪水。那是娘一辈子最后的话语,说完这句话,连黎老堂主也没能留住她。

“此生万莫付与军旅之人,不知何时马革裹尸,便是孤苦一生。”

“尤其是那金陵长林王府,千万不要扯上任何关系。”

“在遇到长林王府的公子时,一定要掉头便走。”

我只能含泪点头。

殊不知,有许多缘分,诸多牵绊,在你入世之前,便已注定。


从那以后,我便拜了黎老堂主为师,跟随着他,天南地北,悬壶济世。

师父也曾说过,我与一人是有旧日婚约的,信物便是那把长命锁。对于这桩旧日婚约,其实我是无所谓的,素未谋面之人,我断不会轻易付与一生。

只是师傅偶尔会不经意般的提起,那长林王府的二公子,说他行了冠礼,说他上琅琊阁学艺,说他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长林二公子,萧平旌,萧平旌,不知琅琊阁那般钟灵毓秀的地方,又会教出怎样疏朗天地的人物。

思绪万千,不知不觉便开始描摹起他的样子。

清风霁月,天地疏朗。

“咕嘟嘟……”

药草煮沸的声音惊回我的心神,我忙去揭药炉的盖子。

微凉的指尖触到药炉,烫得我不觉将盖子落到了地上。

那般灼热。


和他的初遇,是在甘州。

他的大哥,长林王府世子,萧平章,伤得极重。

虽有娘临终之嘱,但我是医者,自然是以病人为先,况且师父行路慢,只有我先去稳定伤情。

他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衣衫飞扬,席卷一路风尘。

后来我听说,他为了赶来,跑倒了三匹马。

他看见了我,便急得闹了起来。

我很感谢老王爷把他请了出去。

其实也可以理解,毕竟躺在床上冷箭穿心昏迷不醒的人是他大哥,而他大哥的性命,尽在我弹指之间。

只是到底莽撞了些。

原来他就是萧平旌,他就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本以为那琅琊阁中教出来的该是心思沉静之辈,却未曾想到,那一脸不谙世事的少年气。

也许这个初遇不甚美好。

但他炽热的眼神,如一道光,照进我十来年淡漠的生活。

我忽然感谢起师父的安排。

那日之后,他大哥在慢慢好转,他也冷静了下来,天天跟在我身后,我去照顾伤兵,他也去,问东问西,如一只嗲毛的小狗般摇尾乞怜。

其实我本就没有怪你,谈何原谅。

“你挡着我的光了。”

“这是补药,用不上。”

于是理所当然的没有理睬他,不过大概在他看来便是另一番滋味了。

其实他有时候还挺可爱的。

转身刹那,我笑了。

当然,他看不见。

评论

热度(4)